1. <dl id="nbbx3"><sub id="nbbx3"></sub></dl>
      <input id="nbbx3"><wbr id="nbbx3"></wbr></input>
      1. <del id="nbbx3"><strike id="nbbx3"></strike></del>

            <input id="nbbx3"></input>
            <mark id="nbbx3"><wbr id="nbbx3"><var id="nbbx3"></var></wbr></mark><input id="nbbx3"><track id="nbbx3"></track></input><dl id="nbbx3"><bdo id="nbbx3"><p id="nbbx3"></p></bdo></dl>
            • 房產稅 到底離我們有多遠?
            • 作者:  編輯:   來源:   瀏覽:1782   時間:2015年03月10日
            • 關鍵字房產稅 來源溫州晚報 
                 每到兩會期間,房產稅便成為熱點之一。一方面,包括賈康等業內專家大多會在這一期間集中發布研究成果;另一方面,因為房地產市場的風雨飄搖,無論是開發商還是買房人,都對這一稅種何時征收充滿興趣和關注。

              到底房產稅離我們還有多遠?
              不動產登記加速房產稅?
              相對于兩會各種房產稅的言論,今年31日實施的不動產登記制度對老百姓更具有影響力。從今年31日起,國土部正式啟用新的不動產登記權證,計劃在今年內全國都要實現新不動產權證的使用。與之配套的是新的不動產登記簿、新的登記規則等。一句話,不動產登記全面提速。
              對于這一政策,全國引發熱議。百姓普遍認為,不動產統一登記意味著房產全國聯網,一聯網就能查清房產,會引發房產稅等一系列連續政策。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告訴記者,不動產登記加速,的確有利于摸清樓市底細。
              不動產登記是房產稅施行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不能說不動產登記出臺就一定會推出房產稅。張大偉說,有了不動產登記,就對于房產稅的征收搭建了可操作性的基礎條件。
              如果對房產稅理解更深刻一點,其實是否房地產全國聯網對征收都不重要。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郝如玉表示,不動產登記并不是為了推進房產稅做準備,有沒有跨省的不動產登記、房產信息是否全國聯網,與房產稅的出臺都沒有必然聯系,房產稅是地方稅,征收也是用來充實地方財政,傾向于以省為單位征收,因此只要本省內部統籌協調即可。
              房產稅到底是什么
              卸任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的賈康,今年帶著自己的一本新書《房地產稅離我們并不遠》上了兩會。因為其機構背景的原因,賈康也被認為是最近幾年在房地產稅方面最為接近官方態度的學者。這本指向性很明確的書名讓大家感受到了房產稅漸進的步伐。
              房產稅從2011年在滬、渝試點以來一直未擴大試點。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房產稅改革上升為房地產稅體系建設,提出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并適時推進改革。但對于百姓而言,要想弄清楚自己未來交多少稅,首先要區分房地產稅和房產稅,一字只差,內涵和外延都有重大區別。
              房地產稅是一個綜合性概念。即一切與房地產經濟運動過程有直接關系的稅都屬于房地產稅。在我國包括房地產業營業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城市房地產稅、印花稅、土地增值稅、投資方向調節稅、契稅、耕地占用稅等。
              政府所謂的房地產稅改革,是將涉及房地產的11個稅種進行重新整合、歸順一級重新設計。而房產稅是以房屋為征稅對象,按房屋的計稅余值或租金收入為計稅依據,向產權所有人征收的一種財產稅。一字之差,改革從一個稅種上升到與房地產相關的一系列稅種。而百姓關心的,還是自己房子以后要交多少稅。
              賈康透露,我國征收房產稅的方向已經鎖定,唯一不確定的就是征稅時間表。從我作為研究者的角度觀察,按照中央的部署,改革的重點要在2016年底之前做出來,房地產稅立法肯定是要動真格的。我認為,房地產稅立法最遲不能拖過2017年的兩會。如果再考慮到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的推行速度,最早2018年房產稅落地。
              到底幾套房征稅?
              如果征不征沒有爭論的意義,征稅也沒有技術上的障礙,向誰征、征多少成了最大的討論話題。
              賈康認為,中國的房地產稅制度不能照搬美國的模式。任何人的第一套房都可以免稅,至于第三、第四套房子征稅的稅率,也不太可能像之前傳的那樣采取遞進原則,更有可能是固定稅率。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郝如玉認為,如果按照首套免稅、二套優惠、三套征稅的做法,將會對居民的行為和心理產生不良導向。但按人均面積征收也存在缺點,對于在全國多地有住房的人,如何平衡一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的征收標準也是問題。房產稅要兼顧公平,但如果每套房屋都征收也不現實,他個人傾向于小切口的改革,針對少部分人征收。
              學者李稻葵則建議挑選地區推行房產稅,比如房地產有上漲空間的地區,意義在于給地方政府比較穩定的、可以和百姓形成良性互動的稅種,交給最基層的政府使用,直接用于業主住房大環境的改善,諸如治安、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城市環境治理。
              房產稅試點不擴圍
              幾年前,房產稅在重慶和上海進行了試點,但從目前來看,試點的成功并不明顯。至少在目前階段,已經沒有當局再提及試點要擴圍的說法。
              上海的試點方案,征收對象為本市居民家庭在本市新購且屬于該居民家庭第二套及以上的住房和非本市居民家庭在本市新購的住房,適用稅率為0.6%。重慶版房產稅的三個征收主體為:對于獨棟別墅,不管存量房還是增量房,均要征稅;對于房價達到當地均價兩倍以上的高檔公寓也將征稅;對于在重慶無戶口、無工 作、無投資的三無人員在重慶所購房產,購買兩套以上住房的,從第二套開始要征收房產稅。

              自兩地試點以來,對于試點效果的爭論從未間斷過。賈康曾表示,兩個試點在房地產調控、收入分配優化方面已經產生了正面效果,二者的切入點都比較柔和,并且無疑已帶來了資源配置的優化效應。
              但也有觀點認為,滬渝兩地房產稅征收最大的效果是給地方政府增加了一些稅收,但在抑制房價上漲方面卻未能如期。
              比較可能的征收傾向
              記者從各方面了解,對房產稅的征收也有一些初步的輪廓,一是第一套房免征的可能性很大;第二套房有可能從輕征收;一二線城市稅負可能大于三四線城市;高檔房征收可能性很大;為了避免百姓稅負不至于過分沉重,稅率超過3%的可能性非常小。
              從這幾點來看,房產稅不太可能讓工薪階層交不起稅,自然富裕階層也不會因為房產稅發生財富大逆轉。至于房價是否會受影響,基本上不會。因為目前我國影響房價的因素比較多,貸款政策、限購政策、城鎮化進程等。增加房產稅因素,長期來看會讓房價的博弈變量更多,但不是決定性因素。
              學者李稻葵的觀點則認為依賴房產稅來調控房價只能是杯水車薪,房產稅的比例應該是低于1%,短期內也不可能成為地方稅收的主要來源。

            Copyright 2011-2016版權所有 樂清房產網 浙ICP備2020045640號
            郵箱:wzyqfc@163.com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麥拓科技
            微信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一掃
            亚洲一区日韩高清中文字幕亚洲